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有个风之熵☆★

歇写随心,谢谢留意

 
 
 

日志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2011-04-11 23:38:43|  分类: 见闻思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含羞草(广州人管它叫怕丑草)这种植物想必不少人都接触过吧?碰碰它的互生羽状复叶,那些叶片立即会合拢起来,好像整个植物像人一样有知觉,让人忍不住碰了又碰(同人喜欢去挤破那种上面有许多气泡的缓冲包装膜感觉差不多,汗......对了,近来发现,即使碰某一枝当中左边的一三五单叶,右边对应互生的那片也会跟着一起收起来,挺灵敏的)。

      要说起它为什么会这样“含羞”,不是所有人都能马上答出来的,网上有关的资料显示:当碰到含羞草的叶子时,叶枕变得瘫软,小羽片失去叶枕的支持,依次地合拢起来。叶枕的下半部,有一些静止电位特别低的感受细胞,它们特别容易接受刺激,只要遭到轻微的触动,就会立刻放出水份,使叶柄下垂,造成含羞草的羞态。含羞草的这种特殊的本领,是有它的一定历史根源的。它的老家在热带南美洲的巴西,那里常有大风大雨。每当第一滴雨打着叶子时,它立即叶片闭合,叶柄下垂,以躲避狂风暴雨对它的伤害。这是它适应外界环境条件变化的一种适应。另外,含羞草的运动也可以看作是一种自卫方式,动物稍一碰它,它就合拢叶子,动物也就不敢再吃它了。

      以前就对这种植物很有兴趣,记得读初中时,家里人去肇庆玩时曾帮我弄了几棵带回来,可惜不知是因为脱水时间太长还是受刺激过了头,栽入盆中蔫巴巴,最后没有养活,成了一把枯草。

      工作后,曾有一同事从家附近某处移了一整棵回宿舍种,居然给他种活了,还开出了花朵,让我觉得很稀罕,跑去欣赏了一番,心里很是羡慕。后来我无意中发现公司鱼池等两处地方居然都有含羞草的存在,于是想移植回去种的念头急剧膨胀,但狂喜之余想到挖整株回去种的话,存活的几率比较小,所以冷静之下,我决定还是从种子开始种起。等到秋天公司里含羞草带壳带钩的种子成熟后,我去收了不少,除了分给同事外,自己也留了些来种,详细过程省略了,反正是种活了,由小小的豆芽菜到茁壮成长,再抽枝展叶,开出淡紫色,毛茸茸的美丽花朵,我都有看过,连淋水时也被它枝条上的尖刺刺过好几次,后来由于太占空间,修剪掉了不少霸道的枝条,过了冬天后,植物就生得就比较差了,最后还是枯而未荣。

      去年年底我从公司长含羞草的地方收了最后一点种子,到了今年的四月才种入土中,居然春风吹又生,再次发芽了。隔段时间会拍张照片来记录一下,把它的成长过程贴出来留作纪念,直到它完全长大为止(图片会陆续更新的,有兴趣的来看看)。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土壤里冒出了四个小脑袋,弱弱的如同初生的豆芽菜。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加点蛋清液来做营养,似乎有点帮助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比较上图就知道又长大了些,左边蛋壳旁的那棵的叶子本来是舒展开的,被我一吹就含羞了,而且盆里又陆续爬出几个芽来。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隔天不见,已经开始展开叶子了。含羞草长壮了后就会四处扩大自己的地盘,现在一个盆里有这么多棵了,要未雨绸缪,考虑把新长出来的移盆了。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速度够快吧,第二天就把所有的含羞草分开两个盆了,一盆五棵,另一盆四棵,这样长大后住房相对才没那么挤。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隔了几天再看,大了许多有木有?远远看上去倒有些像那个三叶草的样子。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五一节拍的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五一的几天雨似乎给含羞草带来了一些生机,每天都有些新变化,其中一盆中间那棵已经当起保护伞了,另一盆长得倒是蛮均匀的。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下图的那盆的保护伞依然剽悍地快高长大,上图的那盆要长出盆缘还要一段时间,两盆相同之处都是某一角留出了一些空间出来。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其实含羞草长到上面两图这样的程度,隔天去看都会发现又多了一条枝,长了几片叶,变化还是挺大的(2011-5-15)。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下面这盆终于绿叶出盆了,长粗壮了的枝上已经生出尖刺了,含羞草也伤不起啊,有木有?其实每盆种两棵就刚好,看分点给家姐们要不要。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茁壮中的含羞草在凉风中摇摆,今天(5-24)看上面那盆里面居然又生了一棵豆芽菜出来。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老爸觉得两盆草放一块会打架,就搬了一绿色盆的进屋里,现在拍照得分两次来完成了,屋外那盆少了竞争对手,可以叉手叉脚地肆意生长了,不过每次拉开窗去拍时总会撞到几根枝条,令它们羞愧。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两个不同角度的拍摄,第一张如同人变小了后仰望着一片高耸的密林,第二张还是往常的俯视图,很期待能快点开出淡紫色的绒花来。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这两张是端午时照的,下面那盆室内养的不如上面那盆室外种的那么壮些,原因可能是老爸有时会拿榨豆浆后剩下的水去浇上面那棵含羞草,也许水里有营养吧。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下面这棵只是枝干稍微细了点,倒也不是营养不良,而且同种它的绿色花盆蛮配的。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室内的植物似乎长得比室外的要差些,别看照片上差不多,实际外面那棵很明显地在狂长,离开花不远了,而里面那棵就变化没多大,中间有些叶子还黄了。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隔了好几天没去看,外面的那盆含羞草居然开花了,有木有?淡紫色绒球一样的,很口耐,而且伸展开好大一片了,而室内那棵估计还要有排才能开花,不过也算高了不少,也许是阳光不够吧。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好久没更新图了,现在两棵含羞草差别依然很大,室外那棵完全就成了霸王,八爪鱼似地把枝叶伸得到处都是,花开了好几次了;室内的这棵长得相对差点,但也开过花了,看神马时候会有种子出来。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含羞草成长记(陆续更新) - Maple - ★☆BLOG有个风之熵☆★
基本上长到这个程度就没什么好看的了,室外那棵已经枝条都向楼下垂了,把窗外的空间尽量铺满了,室内这棵基本是继续向上窜,紫色的绒花开了谢,谢了开,最后剩下小团黄褐的棉团,伸展的叶子绿了黄,黄了枯,耷拉下去,剪下枯枝叶,又化沃花泥,这样不断地枯荣,期待结实的那一天啊。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