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LOG有个风之熵☆★

歇写随心,谢谢留意

 
 
 

日志

 
 

梦境——暖绿(原创)  

2011-10-30 19:26:11|  分类: 我的小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经常做梦,梦到古灵精怪的东西,有的像故事,有的像零碎的片段,醒来后觉得有意思的就记录了下来,以下就是一个类似故事的梦,具体细节不值推敲,毕竟只是个梦,我只是记录并加了些想象把它完整了而已。

 

他,十一岁,母亲在他还小的时候就永远离他而去,之后他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部队当兵的父亲会定期寄钱来供他生活、上学。童年的孤独,缺少父母的疼爱,他很早就已经习惯,他还算幸运的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着他,多多少少给他亲情的温暖以及一种家的感觉。父亲除了给他寄钱外,也会不定期写信给他,让他与他之间的父子亲情能借着一纸飞鸿得以延续,毕竟是血肉的亲情,是无形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着的。

这天是年二十八,他终于收到了许多个因驻守任务而无法在新年归来探望的父亲的来信,说在这除夕前他请到假了,能够回来看他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捧着父亲的信又蹦又跳,大声地读给爷爷奶奶听这个让人开心的消息,两个老人家慈爱地望着兴奋无比的他,眼角淌出了老泪。

父亲的那班车是中午十二点半才到,他却早早就迫不及待地跑去了火车站,明知车是不会如此早到的,他依然想在那里等着,每数一辆经过的火车,父亲就能早点到来,他就是这么想的。那时的天气已经转冷了不少,而那里的火车站候车室也同大城市的正规车站无法相比,比较简陋的外观让人怀疑是不是货仓改建的。有些寒意的风不时从外面钻进来,恶作剧地在他因为翘首远望而裸露在衣领外的脖子上又抓又刮,他忍不住缩起身体,浑身颤抖起来。

墙上蒙灰的时钟的指针不紧不慢地划着枯燥的圈圈,火车站里人来人往,如同走马灯一样变幻个不停。父亲那趟车怎么还不到啊?他忽然觉得自己挺傻的,提前在这里傻等,早上匆匆扒完的那些简单的早餐现在已经在赶路以及久候之中渐渐消化了,无聊同冷风勾起了胃的饥饿感,如同有只猫在里面似的开始抓挠起来。他身上没带钱,自己也是走了好一段路才走到车站的。他忍不住低下头狠狠揉了揉肚子,好让不听话的胃能安静点,刚抬起头,一丝冷风又倏地擦过他刚才已经盯得酸涩的双眼,他忍不住滴下眼泪来。

“小朋友,你怎么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他循声望去,发现身边是一片绿色。他揉了揉眼睛,认真看清楚了:一身橄榄绿的军装,高高的个子,温和的笑容,是个很年轻的军人哥哥。军人身上的绿军装立刻让他联想到自己在部队的父亲,也让他对这个人有了种莫名的好感。又擦拭了一下眼睛,他摇摇头回答道:“没什么,我在等我爸爸,他的火车还没有来。”年轻的军人弯下腰来,轻轻用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问道:“冷吗?”没等他回答,军人似乎感觉到他身体的微微颤动,他把身后的背包拉开,从里面翻找出件同样的军衣出来,让他穿上,“不,不,谢谢哥哥,我没事的,不冷,不用穿。”一来,他不太好意思,二来,怕弄脏人家的衣服,他推搪着不肯穿上军衣,军人见他面带惶色,也就没再坚持,但还是把军衣披覆在他瘦小的身上。他把一只温暖的大手放在他的左肩上,“来,我们去那边看看有没有位置,那边人多点,应该会暖和点。”

虽然军人对于他来说是个陌生人,可不知为什么,军人温和的声音和身上绿色的军服让他有种愿意听从的感觉。军人搂着他的肩膀,一高一矮两个人慢慢地向等候区走去,他感觉身边的这个人像棵高大的松树,散发着一种温暖的气息,包裹着他瘦小的身子,四下的冷风也被这种温暖驱散开来,如果爸爸来了,也这样搂着他的肩膀,也这样同他慢慢走,那该有多好啊!他有点像个被牵引着的木偶一样随着军人的步伐晃着,恍惚中,他突然希望到等候区的距离能更长一些。

很幸运,他们居然没多久就在本已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的候车区等到了一个空位置,军人让他坐下来,自己就站在他旁边。那只温暖的手离开了他的肩膀,两个人的距离也稍微分开了一些。他感觉刚才温暖的气场顿时消散了,突然很不适应,他忍不住把身上披着的衣服紧了紧。“小朋友,你还冷吗?”他摇了摇头又低了下来,为自己的刚才的想法感到奇怪。军人又问:“你,是不是饿了?”他略带惊诧地抬头望向军人,军人的洞察秋毫,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脸红了起来,慌乱间居然点起头来。军人微笑起来,说:“嗯,你在这等着我啊,别乱走。”说着大步离开了。他不知那个军人哥哥要去干什么,但又似乎感觉到他会为他做点什么,脸上又开始微烧起来:这个军人哥哥真好,明明不认识我,却对我这么关心,如果,如果他是我哥哥该多好啊……

胡思乱想间,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伸到了他的面前,诱人的热气和香气顿时猛地向他的鼻子里钻,军人关照地对他说:“来,捧好,小心烫,慢慢吃啊。”他喉咙咕噜了一下,有些迟疑是否应该接过那碗面条,军人弯下腰来,把碗塞在他手里,并以标准的军姿蹲在他身边,继续微笑地看着他。他没有动筷子,扭过头问:“大哥哥,你干嘛会对我这么好?你,你又不认识我啊。”“呵呵。”军人用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因为你挺像我的弟弟啊。”他心里一动,忍不住又问:“那,如果不像你的弟弟,你还会理吗?”“呵呵,也会啊,因为对我来说,你依然是个弟弟。”军人嘴角的微笑让他觉得很温暖。

他慢慢把面条吃了下去,食物慢慢化成能量的热流,开始充满了他的身体,他现在觉得又暖和又舒服了,“大哥哥,我没带钱来,待会等我爸爸来了,我让他把钱给你好吗?”他忽然想到自己是吃了别人给的东西,却没有钱可以给人家,“呵呵,小傻瓜,是哥哥请你吃的,怎么会让你付钱呢?”军人又摩挲了一下他的头,让他认为那就是一个哥哥对一个弟弟的关爱的感觉。接着军人在旁边开始讲些趣事给他听,逗他说笑,时间就这样在不觉中很快过去了。

说笑中,他下意识抬头望向那个墙上的旧钟,发现军人居然陪了他好久,离爸爸火车到达的时间已经很近了,他惶恐地拉了拉军人的衣袖,“哎!大哥哥,你陪了我好长时间呢,可别耽误了你自己的事啊,我爸爸的车就快到了,不要紧的。”“呵呵,没关系,我没有什么急事的,待会等你见到你爸爸时我再走好吗?”“真的不要紧吗?”他虽然很怕会耽误军人哥哥办事,却不知为什么有点私心地希望他能继续陪在自己身边,直到爸爸的到来,这样他就能再多点时间享受一下来自一个不是亲哥哥却胜似亲哥哥的人的疼爱。“没事的,小弟弟。”啊,他终于叫我弟弟了,真好啊。他心里欣喜地想。

后来,事情很自然地发生着,他终于等到并见到了久别的爸爸,父子之间热情、长久的拥抱,来自不同部队的两个人的寒暄……他笑着在旁边看着,一个是自己的亲人,一个虽然不是,却被自己当成了亲人,真开心啊!他正沉浸在幸福的想象中,根本没有听到他爸爸 “啊,你家离这很远啊,耽误了你好长时间”的惊呼……迷蒙间,他忽然感觉军人又摩挲了他的头,说:“小弟弟,哥哥要走了,赶紧同你爸爸回家吧!祝你和家里人新年快乐!再见了啊!”他清醒过来,随即又楞住了,一时忘了说话,木木地,机械地将身上的军衣还给军人,军人又微笑着向他和他爸爸挥手道别,然后向外大步走去,“大哥哥……再见了!”他心里叫着刚才不曾叫出的话语,喉咙有些哽咽。这时,门外突然吹进一阵寒风来,让许多人不由得紧缩起身体来,那阵风也将那片绿色包裹住,将那片绿色渐渐远送,风吹在身上,他似乎没觉得有多冷,眼睛一直盯着那片渐行渐远的小片绿色,那片让他感觉温暖的绿色。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